云顶娱乐,自家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民代表大会体上逛了20余家书摊,超越外市同类书摊。德国人爱读书是举世闻名的,别的不讲,单说世界上规模最大、历史最长、知名度最高的国际图书博览会,就被德国占去了两个:东部的莱比锡与西部的法兰克福。每到博览会开展的年份,整个德国都会变成书的海洋,全世界的爱书人都以能到那书海中遨游一番为平生乐事。
常言道,“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”。我曾有机会两次造访德国,周游了十多个城市,对德国的书事有了更直观的感受。虽说我访德期间并没赶上两大书展,但从平时的所见所闻中,也足以窥得德国人爱书嗜书之一斑了。
德国的书店很多,无论是繁华的商业区还是清静的住宅区,书店都是随处可见的,就连许多大型超级市场里,也辟出一角出售图书,品种繁多,琳琅满目,与那些日用百货、服装电器等商品,堂而皇之地比肩而立。这恰好从一个侧面说明,在德国人眼里,图书已经像各种生活用品一样,是须臾不可缺少的了。
我在德国大概逛了20余家书店,从小城普劳恩一直逛到柏林、汉堡、慕尼黑等大城市,几乎所有书店都是人头攒动,门庭若市。有趣的是,许多书店还在大门外开设特价书柜,按照书价的高低依次摆放着各类图书,明码实价,无人看管,投币取书。我曾怀着几分好奇心,在汉堡一家书店的门口观察了一阵子,发现那些购书人真的很自觉,没见到有不投币白拿书的人。从这件小事中,也可看出德国公民的道德水准和文明程度。
倘若按德国人的一般收入水平来衡量,应当说德国的书价并不贵,十几欧元左右便可购得一本装帧、印刷都很精美的厚书。当然,想买大型工具书或美术画册,那就要花几十或上百欧元。我一向对欧洲的艺术史兴趣浓厚,曾几次动了念头,在那些印刷精美、国内罕见的名家画册前徘徊复徘徊,尤其是在纽伦堡的丢勒故居里,看到这位“德国的达·芬奇”制作铜版画的用具,在附设的书店里翻阅着他那些漂亮的版画集,真是爱不释手,但终因囊中羞涩而却步。当然,也有几次偶遇书店降价处理挤压的图书,譬如在波恩现代艺术博物馆的附设书店,我就看到一位现代派画家的作品集,很厚又很便宜,正想掏钱购买,翻译朱尔宁小姐却悄悄阻止了我。她看了书前的作者介绍之后,告诉我这位作者是一个政治人物,并不以绘画着称,当初只是靠着他的政治知名度涉足于绘事,现已不再被艺术界提起了。因而,他的画册好像并不具有保存价值,也难以反映德国艺术的全貌。我很感谢朱小姐的忠告,不然,我也许会万里迢迢背回一本并无多大学术价值的画册。但是,在法兰克福的手工艺品博物馆,我同样是在朱小姐的推荐下,购买了一本很有收藏价值的画册。这是该博物馆的藏品图录,里面还有不少早年漂流到海外的中国陶瓷和各类工艺品。这本书的廉价并非因其物非所值,而是因为它得到了一家实力雄厚的基金会的资助,使它可以不必考虑盈利问题,故而定价极低,一本印刷考究的画册,只是象征性地收两块钱,这在德国几乎等同于白送了。如今,这本具有资料性质的画册就摆在我的书架上。
这个实例提示了德国出版方面的一种机制,也就是说,它鼓励社会各方对一些难以盈利而又确实为社会所需的出版物,提供定向的资助,转而又把这种资助所带来的益处,返还给购书者。试想,人们在以廉价购得这本图书后,不是也同时把对那家基金会的赞许一并捎回家去了吗?而且,这本具有保存价值的图书能流传多久,这家基金会的“功德”便也能流传多久,这不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吗?
可惜的是,这种“一本万利”的事情,在中国似乎还没有被广泛认识和采用,对公益图书出版的赞助似乎还不普遍。

随着香港“自由行”的开展,内地游客到香港旅游的人数不断增长,内地游客在香港观光的同时,香港的书店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去处。笔者由于工作的关系,在香港已经生活了几个年头,工作之余逛书店是自己最感兴趣的休闲活动,积累了一些购书的经验,愿与爱书的朋友们分享。在繁华的香港街头,大大小小的书店星罗棋布,其中既有实力雄厚、历史悠久的书店,如香港最大的书商—联合出版集团旗下的三联书店、中华书局、商务印书馆以及天地图书公司等,也有许多投资小、规模不大的“楼上书店”,如尚书房、洪叶书店、田园书屋等,还有一些颇具规模的英文书店如叶一堂、辰冲图书等。2004年底,香港最大的综合书店——新华书城在铜锣湾闹市开业,楼高三层,面积逾3,000平米,日均客流量3,000至4,000人,假日则会增加一倍。无独有偶,李嘉诚名下TOM.COM拥有的台湾城邦出版集团也在湾仔闹市一隅开业,共同为香港的书店增添了一道新的亮丽风景。
香港书店的特点是书籍种类较齐全,图书上架速度较快,国内、国外的热门书籍,都会很快出现在它的书架上。新华书城就拥有各类图书5万种15万册,其中简体字书籍约3万种,其余为港台版和外文书籍。香港三联书店、商务印书馆同属综合性书店,历史悠久,出售文史哲图书为主,分店众多。城邦书店以出售台湾版书籍为主,旁及香港书籍,楼面在香港同业中属中型。尚书房专售简体字书籍为主,拥有9家各占约40-50平米的分店,占同类的“楼上书店”市场占有率的30%至40%。在香港购书可根据自己的需要到不同的书店购买,除上述的大型综合书店外,还有不少专业书店,对于喜欢购买艺术书籍的读者而言,位于中环和尖沙咀文化中心的大业书店、中环的集古斋都是不错的选择,大业书店的艺术、考古类书籍种类齐全,超过内地同类书店,特别是其经营的内地较少出售的台湾版艺术书籍,印刷精美,资料价值较高。喜欢电影的读者可以到KUBRICK书店购买电影书籍,书得起书店则是设计人员的首选之地。
香港每年一度的书展,也是购书的好去处。香港书展每次都在香港最大的展览中心—香港会展中心举办,参展的书商包括来自世界各地及本地的出版商。书展规模庞大,人潮如涌,高峰时排队购票的人流甚至超过1公里。值得一提的是书展特地为内地游客提供门票优惠和参观的方便。谈到购书难免要谈到书价,香港的书价一直是比较高的,这与本地的消费水平高有关,即使是内地出版的书籍,由于香港书店的铺面租金和员工工资较高,往往出售时会加一个额外的溢价,一般以港币与人民币1:1.6的兑换率销售,大约比在内地购买贵50%,台湾书籍则比内地书籍要贵一半还多,而外国出版的英文书籍更要贵一些,目前由于许多书店采购内地出版的书籍,采取由内地发行图书的“二渠道”入货,并且运输费用较过去为低,内地图书书价已降至按1:1兑换率销售。香港、台湾、国外出版的书籍价格未有大的变化,书价仍然较高。例如:克林顿所着《我的生活》,内地简体字精装本,1,219页,售价港币49.80元;台湾版,售价港币183元;而英文原文版则要港币280元,的确比内地书价高出许多。
但也不是所有书籍都贵过内地,常逛书店,你也会有“捡漏”的时候,笔者在天地图书购买方宗珪着《中国印章石》彩印画册,289页,原价208元,实售港币62.40元。在大业书店购买朱家溍主编的《两朝御览图书》,一九九二年初版,实售港币200元,内地售价为280元。笔者甚至在香港书市以港币30元购得着名古建专家阮仪三所着《平遥》彩印画册,大32开,169页,原价台币800元,港币320元。港币10元购得大16开彩印《中国关帝文化寻踪》画册,89页,原价85元。
如果还想有意外收获的话,就要逛逛香港的二手书店了,香港的二手书店不少,多以出售中、小学教材为主,只有中环的神州文化中心、旺角洗衣街和西环正街的几家书店称得上真正的二手书店,以经营旧书为主,笔者在上述书店曾购买过刘实璧编订的《中国图书史资料集》,一九七四年初版,皮面精装,803页,原定价港币175元,实售港币80元。林启昌编着《印刷文化史》,一九七一年初版,222页,原价台币150元,实售港币5元,钱穆作序《大哉中华》,大16开彩印画册,一九七八年初版,原价40美圆,实售港币港币20元,可谓廉矣。如果你是古旧书收藏爱好者,在香港也会有所收获,笔者曾在香港书店买到郑振铎着《郑振铎杰作选》,一九四七年初版,实售港币40元,了解内地古旧书市场行情的朋友应该知道此书的价值绝不止此。刘半农着《五十年北平戏剧史料》,民国初年石印线装本6册,港币300元,在内地则非此价的2倍而莫办。清末罗振玉主编的《吉石盦丛书》,线装本24册,实售港币2,000元,在内地图书拍卖公司的底价即为4,000元人民币。
由此可见,香港的图书市场是中西荟萃,丰富多采的,绝非某些人所说的“文化沙漠”,其中有许多精彩的发现等待你去发掘和探寻。

相关文章